曾格爾正式公開軌跡記錄,登山圈持續質疑,張元植邀請曾回台後一起百岳單攻
2024-06-22 01:24:19

台灣登山家曾格爾於尼泊爾當地10月4日,曾格質疑張元植邀以「無氧速攀」的爾正方式13小時攻頂世界第八高峰:馬納斯魯峰(Manaslu)打破了世界紀錄;不過此事在登山圈引發爭議,包括台灣也曾挑戰8000公尺的式公山圈登山家張元植昨(26)日發長文說明,並邀請曾格爾回台後一起「單攻百岳」。開軌

而曾格爾今天也正式提出各界期待已久的跡記軌跡記錄,她表示,錄登當初懷疑紀錄路徑的持續機器「Garmin InReach」故障,但昨日在美國Garmin協助下,回台後起Mapshare(即時上傳的百岳衛星定位記錄)上已呈現出完整的時間和點位,公開放上網路,單攻歡迎大家查閱。曾格質疑張元植邀不過仔細檢視曾格爾的爾正軌跡,不少網友發現仍有些時間和地點的式公山圈落差問題;曾格爾的無氧速攀紀錄到底會不會「被收回」,恐怕還待更多檢視與分析。開軌

曾格爾正式公開軌跡記錄,登山圈持續質疑,張元植邀請曾回台後一起百岳單攻

曾格爾公開紀錄

曾格爾在尼泊爾PO文回應張元植,跡記指自己是3C白癡,「當初使用InReach只是為了能夠方便傳送訊息溝通聯繫,以取代昂貴的衛星電話」,此前她不清楚如何查看後台資訊,「因為我一直都相信,親自爬上頂峰搭配全景照片及影片紀錄,就是最強而有力的鐵證!」

曾格爾正式公開軌跡記錄,登山圈持續質疑,張元植邀請曾回台後一起百岳單攻

她表示,從雪堆裡挖出InReach之後,曾嘗試將路徑與軌跡輸出,但無法看到詳細的時間點位,誤以為機器故障,所幸經網友協助,已知如何導出資料,她將查閱網址與密碼公開(查閱點此,密碼:grace),表示Mapshare上已呈現出完整的時間點位,歡迎大家查閱。

曾格爾正式公開軌跡記錄,登山圈持續質疑,張元植邀請曾回台後一起百岳單攻

針對外界種種質疑,曾格爾一一回應,表示自己願意分享認證官和攀登公司的資訊,供有興趣的人接觸查核;質疑照片跟影片的EXIF時間可以作假,她也願意直接提供原始機器和檔案證明絕對未經竄改;懷疑她沒有經過充足的訓練,「但我在起身挑戰這座山之前,已經在22天內連續登頂K2、broad peak、G2、G1,充分地調整了自己的狀態,也適應高海拔無氧的環境」。

曾格爾認為,過往國內外各個登頂破紀錄者也少有接受這樣的檢視、或被要求分享這些資料,但基於捍衛自身名譽的想法,她願意盡力提供各項資料證實紀錄屬實。

曾格爾表示,在追求實現個人目標的路上讓人感到不快,實非自身所願,想必自己也有所不足,才因此造成部分輿論的不認同或不滿,不過外界當然有質疑的權利;然而近日有許多對她的攻擊、汙衊遠超「可受公評」的範圍,她將對此採取法律行動,捍衛清白。

曾格爾的軌跡記錄,真的破記錄了嗎?

曾格爾軌跡記錄顯示,最快時速9公里,平均速度420公尺,而去年Karl Egloff在Manaslu山爬升的平均速度是163公尺、花費17小時18分創下Manaslu FKT(最快攀登紀錄)。

曾格爾在攀登完後,原本對外宣稱時間如下:

  • 18:30從基地營(Base Camp,簡稱BC,海拔高度4800m)
  • 19:55抵達第一營(Camp 1,簡稱C1,海拔高度5700m)
  • 22:25抵達C2(海拔高度6400m)
  • 23:20抵達C3(海拔高度6800m)
  • 3:58抵達C4(7400m)
  • 7:30抵達山頂(8163m)

不過按照曾格爾所公布的軌跡,登山圈持續提出各種討論和質疑;根據有使用InReach經驗的登山者分析多條軌跡,曾格爾開始攀登紀錄的起始時間是20:33(台灣時間,尼泊爾當地時間為18:18左右),然而第一個點位的海拔高度是5046m,所以也就是說,開始透過機器紀錄時,曾格爾已經離開了海拔4800m的起點基地營,在前往海拔5700m的C1的路上。而曾格爾抵達山頂海拔8163的時間,則是早上的9:33(尼泊爾時間為7:18),這當中最讓人抱持懷疑的,也就是軌跡所記錄的13小時,不是從基地營開始走。

登山家蔡日興也提出,根據檔案,出發的時候一度有斷訊的情況,目前依照軌跡紀錄的高度數據來反推,曾格爾應該是在晚上19:40(尼泊爾時間17:25)左右就從從基地營起登,而抵達山頂的時間推估大約是早上9:30(尼泊爾時間為7:15),所以曾格爾實際的攀登時間約為14小時到15小時間。

張元植:速度需要軌跡證明,無氧能力「請一起來百岳單攻」

在此次風波當中,最早指出曾格爾「破紀錄」的重要性,也曾挑戰8000公尺高山的登山家張元植,昨在臉書發長文,針對曾格爾所拿出的破紀錄證據提出質疑,並說明哪些證據是「有說服力的證據」,而哪些不是。

張元植認為,「聯絡官認證」以及「自己的商業公司」的發文不能算是有力證據,因為「從來沒有高山速攀的紀錄僅憑聯絡官的一句說詞就能被攀登社群接受」。他解釋聯絡官本質上算是一個閒差,而且他們的「認證」過程非常鬆散。例如他曾在尼泊爾爬了兩座八千,其中一座有登頂,卻從來沒見過自己隊伍的聯絡官出現在基地營,他登頂「認證」純粹來自其攀登公司所提報的名單。

第二點也是日前爭議多時的登頂照片。張元植表示,傳統上,登頂照是早年科技不發達時代的紀錄佐證,但這重要的前提是這些速攀大師普遍都有在自己國家及其他地區較低山峰的速攀前例和記錄,也就是誠信(Credit)問題,「你在這之前累積的成績與背景,影響你這人有多少credit,而這會直接影響你會被多嚴格的標準去檢視。」

加上在現代有更為客觀的GPS數據佐證,因為照片只能代表「曾經抵達頂點」,但無法證實「真的以這個速度到達頂點」。

所以第三點就是可靠的衛星數據,如InReach的Mapshare。張元植表示,即便提供GPX檔案也證明不了什麼,因為GPX檔可以「憑空製作」。但曾格爾掛在胸前的InReach有線上同步追蹤功能,上傳到InReach後台伺服器的點位資訊是不能竄改的,也因此這是相對較為可信的衛星資訊。


(作者:成年人护理用品)